万花谷的未来

一盆盆栽,花间小悍妇。
是个想着什么写什么的垃圾文手,弧长千载空悠悠。
囤游戏向的号儿。
剑三吃苍策苍、花策花还有其他一堆,不过天雷策藏——请别让我玉石警告呀。偶尔也会糊一点乙女。
王者随缘,主约离和自己乱拉,微雷瑜乔,bl向由子博客【手残的秀萝】发布。
楚留香主少沧/沧云,没有雷点,欢迎安利投喂。
谢谢你看我码的字。
我拿春泥护花和你玩儿。

【乙女‖内销】世家组正太x你(霸刀篇)

-霸刀-

出息。
这辈子,是不可能有出息的。
你缩在桌下死死地抱住桌脚不放,视死如归地看着他端着满满一碗的苦药走近——万花谷良心出品,黄连可能放了得有三斤,那碗口还蒸蒸腾腾地袅袅着白色水汽,你看得绝望,觉得这样一碗药灌下去你可能会死。
然而你知道你的小师兄是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任你撒娇撒泼一哭二闹三上吊,他始终一脸镇静不为所动。
就好比你小时候贪玩伸手去摘池子里的那一尾粉莲时一咕噜倒栽葱栽进水里,他慌忙把你捞起来确认无碍后板着小脸训了你整整三个时辰。
又好比你前些月不嫌事大笑得比二流子还二流子地去调戏来访的藏剑小姑娘,人家姑娘还红着脸儿没说什么,他先一把把你拽过去铁青着脸又训了你整整三个时辰。
然而无论是小时候的你还是现在的你,在他开始训话之前你都会非常知趣地嘴一撇眼一红带着哭腔软软地同他道“师兄我错了师兄我再也不敢了师兄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刀萝”——
然而他看着你却是稳比老貂不为所动,该训的话一定会训够。
当然你也曾委屈吧啦地抱怨过:“师兄老是凶我!我是女孩子师兄不可以凶我的!”
彼时你年轻不懂事以为他一定会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不成想他却只是那星眸淡淡将你一睨冷笑道:“你若是再犯,我还会打你。”
吓得你登时迅速闭嘴乖巧如狗。
所以现在你看着他端着药老神在在地在你面前蹲下,只觉得冷漠凄清又惆怅,天若有情天易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你喝不喝?”他俯看着你的眼睛,云淡风轻地发问。
你咽了口唾沫,皱着脸悲恸地缓缓摇头:“——打死不喝!”
你在这里缓缓地、缓缓地摇头,他在你面前缓缓地、缓缓地点头——然后下一刻!药碗的碗缘猛地被塞进你的嘴里,你只见他毫不犹豫地将腕一抬,粘稠的褐色药液直往你喉咙里涌。
出于本能,你赶紧大口大口地吞咽,喝得十分主动迅疾,由于喝得太快,你几乎来不及尝见药的苦涩味,他已收了碗抬手搁到桌子上去了。
——最狠不过师兄心!
你眼泪汪汪地看着他恨恨想道。不过药也灌了,他合该给你几颗蜜饯儿甜嘴了罢? 毕竟每回训完之后,他虽面上一脸嫌弃,可总也还是要往你手里排一根糖葫芦,敲着你的额头警告说“长点儿记性啊”。
可是你万万想不到,这一次他还是一脸嫌弃,却对你说:“别看了,没给你备蜜饯儿,糖葫芦也没有,方才来的路上我已全吃了的了。”
你目瞪口呆地看了他半天,终于低下头去,一抿嘴角残留的苦涩,只觉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大师兄大师姐都可以这样欺负你,可是他怎么可以呀……
你吸了吸鼻子,刚要开始捂着脸抽泣,他却在你爆发出第一声呜咽之前将你一把拉进了他的怀里,低下头轻轻地亲吻你的嘴唇。
你怔怔愣愣间尝见他唇间芳冽的甜味,似是你平日里最喜欢吃的绿豆糕的味道,然而却比你记忆中的甜还要蜜软上千倍。
见你终于没有要哭的兆头了,他这才撤身回去,耳尖发红地伸手敲了敲你的额头嫌弃道:“多大的人,还这样动不动就要哭。”
——欺负人还有理了不成?! 你恨恨地扑到他怀里,梗着脖子仰头看着他咬牙切齿道:“我要擩毛毛!你不给我擩我接着哭!”
午后的羲和金辉斜斜折过窗棂落室,温风扬起窗纱舒展拢卷中轻拂过他的发梢,他勾起嘴角伸手将你揽稳,低声笑道:“都给你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