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个不知名的花萝

某个不知名的百无一用混吃混喝等着得道飞升的颓废道系花萝。
垃圾文手,弧长千载空悠悠。
剑三吃苍策苍和花策花以及其他好多,天雷策藏,偶尔也糊一点乙女。
王者随缘,不吃瑜乔,其余自由发挥,谁知道花小间会泼墨留白出什么来。
谢谢你看我码的字,希望可以和你一起玩。
以上逼逼所有解释权归茕茕。
茕茕是我,我是茕茕。

【乙女||内销】文人组正太x你

七夕快乐。

###


【长歌】


   “师姐。”

   他突然扔下手中的书,目光灼灼地望向你。

   一向奉行“不读书,不成佛”的师弟突然一砸圣人书,惊得你手一颤差点儿把功课下藏的话本子给抖落在地:“——师弟请讲。”

   “我不爱学习。”他认真说道。

   你不知道这小子究竟是还没睡醒还是仍在梦里,或者是被青岩人灌了什么奇奇怪怪的药,全身上下都反常得可以,然而你还是挺和颜悦色地抬手拍了拍他的头:“好巧啊,我也不爱学习。”

   ——冷不防你的手却忽然被他攥去了掌心里。

   “我的意思是,”他含笑直视着你的眼睛,“我不爱学习,爱师姐呀。”


【万花】


   你觉得你又要挨训了。

   三星望月风好大,吹乱小师兄的假发,不是,头发。

   你揣揣地捏着蒲扇,脚下一片药汁与陶罐碎片交错的狼藉,回想起刚才他板着一张脸将你衣领一提便后撤的利落动作,你一面庆幸着天不亡你,一面悲伤地思考着今天小师兄会从什么入手直至把你训到“罢了。就你这个尿性,还是去揽星潭看王八吧”。

   “说吧,”他似笑非笑地抱臂睨着你,“今日又是为了什么炸药罐啊。”

   你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委屈唧唧地对着手指:“那个,师兄,我没钱了。”

   “然后呢。”

   “所以我便想着炸只鹊桥上的喜鹊下来换了碎银过大年——不是,过七夕。”

   他木然地抬头看看罡日当空的穹苍,再看看虽然不怎么楚楚但委实非常可怜的你,淡声道:“罢了。就你这个尿性,我还是领你去揽星潭看王八吧。”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