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谷的未来

自翎的万花未来。
根歪苗黑咸鱼生长的一盆小盆栽。
很杂食,除了策藏我啥都能吃。
苍策苍心头肉。
会讲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尤其沙雕段子,是个辣鸡文手。
希望能跟你一起玩。

【双乔】久别无恙(上)

一点关于双乔塑料姐妹花的想法x

私设小乔正名乔安。粉团子切开里面是黑的唷。

剧情纯属瞎扯,涉及bg的话大概cp是亮乔/策乔。瑜乔(小)友人设。于是小乔江湖逍遥客就让她飘着吧……???

###

【零】

   突如其来的不告而别是她的拿手好戏。

   敛衣登舟的时候,东方曙光微凉,堤畔柳色朦胧如烟,晨风裹来几点清脆莺啼。而她毫无留恋。

   船夫双手将竹蒿把与她,躬身退往岸边,迟疑过片刻,终于还是双手抱拳向她低声道:“二小姐珍重。”

   她颔首微笑。幽蓝晨光中,含笑而立的银发少女清艳有如春寒料峭中第一朵舒展开花瓣来的一叶樱。

   “——珍重。”

【一】

   乔莹曾经设想过。

   如果自己与乔安再相逢,她曾经设想过那会是怎样的一幅光景。

   也许乔安会长高一些,面向众人的表皮会沉稳一些;也许会是在她出阁的大礼上,一如往昔温柔地将所有阴郁与暴戾碾成齑粉收掩进眼底,笑靥如花,尽心庆贺,然后在欢声笑语中隐去,不告而别。

   她曾经设想过千千万万种可能。

   然而此刻以沉默同她相对的银发少女依然纤小,周无旁人地面对着她的时候,纯真鲜妍的表皮褪去,剩下漠然黑暗的内核,嘴角习惯性地轻轻向上扬起,带着微薄的轻蔑与嘲讽。

   “我很遗憾。”乔安说,樱色的眼睛里毫无情绪起伏。

   江东新主的葬礼,哭喊不绝,锣鼓震天。

   而她却在纷飞的冥钱与彻夜焚烧的纸烛中沉静,没有一滴眼泪,温言劝慰吊唁宾客,妥善安排一切事宜,直至棺木入土,人群散尽。

   直至乔安站在她背后淡淡地唤了一声“长姐”。

   乔莹几乎是仓皇地转过身。礼貌地垂睫说着“遗憾”的小妹是她在这世上最熟悉也最陌生的人。

   乔莹忽然就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面对自己的胞妹,她总是觉得无话可说。

   “……你回家了。”良久,她静静地开口,声音因为过度的劳累而虚浮,出口的瞬间便化作碎片弥散风间。

   乔莹意料之中地看到妹妹的身形一僵。

   片刻,银发樱眸的少女才轻声回道:“是。我回来了。”

【二】

   乔安回过两次吴郡。

   第一次是豆蔻初成时被族人带回面见作为未来家主的乔莹,不过不久后就又被遣往东海的落破城镇;第二次是及笄不久后江东新主辞世,骇浪惊涛中受周瑜之托先行前往王宫。

   仅此两次。然而每一次却都画下了浓彩重墨。

   乔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乔安,那个蹲在一叶樱树下将零陨的花瓣片片拢入手心的纤幼女孩和她没有半点相似,明媚如金粉泼洒的日光下,显得如此温情而脆弱,站起来看向她的神情,带着微微的腼腆和惶惑。

   而她对自己第一次回到家中的妹妹所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似乎是——“你的魔道不够纯粹。”

   不出意料地,乔安似是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然后轻轻咬着嘴唇低下头去,无尽的委屈与难过。

   可是当她冷漠地走过乔安的身边时,看到天真女孩眼睫投下的阴影所遮盖的情绪却是漠然的。阴冷,讥讽,甚至还有轻蔑。她的小妹,其实根本不在乎她的恶语,更不要说被中伤。

   这样也好。她也就用不着在乔安身上花过多的精力了。

   至于物是人非的现在。乔莹抬起头,堂中壁炉中的火依旧燃得正盛,哔吡剥剥地发出声响。

   乔安坐在她对面,散淡地把玩着一只镂空木雕粉纱折扇,合了又展,或是指尖轻轻抚掠扇面上银粉绘的梨花。

   在人后,乔安从来没有过多的话同她说。

   保持着笃定的静默,然而却比任何阴狠恶毒的语言更能予人以摧折。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