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谷的未来

自翎的万花未来。
根歪苗黑咸鱼生长的一盆小盆栽。
很杂食,除了策藏我啥都能吃。
苍策苍心头肉。
会讲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尤其沙雕段子,是个辣鸡文手。
希望能跟你一起玩。

【乙女||内销】世家组正太x你(藏剑篇)

   

   -藏剑-


   你盯着你师姐髻上的簪子傻了。

   倒并非它纯金的质地让你移不开眼,毕竟你从小也是在锦绣堆里长大的——然而它实在是漂亮极了,镶在簪顶的银杏叶片脉络在阳光的映照下清晰可见,连穗的珍珠白若堆雪,簪身上雕刻着精细的缠枝花藤,委实是俗得……太美了些。

   “好看吧。”你师兄揉着你的脑袋笑得十分不要脸,‘这可是你师兄我花大价钱定的,若不是你师姐生辰,我都心疼了这笔钱。’

   “多……多少呀?”你默默咽了口唾沫,仰头瞅着你师兄,心里凉了半截儿。

   于是你人傻钱多的二少师兄挠挠脑袋思考片刻后认真地答道:“其实也还好,也就顶七八块玄晶吧。”

   闻言你的心彻底凉了。

   再伸手摸一摸空瘪瘪的钱袋子,你抖着手试图从里边儿抖出几块碎银,不幸落出的却是几个浑圆的铜板儿,掉在地上叮叮当当响得清脆。

   然后你沉默地蹲下身将铜板儿和七零八落的自尊心一齐捡了捡,仰头四十五度一半明媚一半忧伤地抬脚走出院子,严重怀疑自己是个假的叽萝。

   ‘——其实很正常啦,’一直蹲在墙头吃瓜围观的他拍拍衣服小金鸾似的跃身下来,笑嘻嘻地往你面前一站堵了你的去路,“本来师姐你每个月的零花钱也不是很多,昨儿给大师姐买胭脂今儿给师妹带糖丸明儿又帮师兄垫茶钱,到月底还能剩这几个铜板已经很好了。”

   你悲愤地将他往旁边儿一推,接着闷头自己走自己的。

   然而他却不识趣儿地一路跟着你,不仅要跟着还要在你耳边聒噪着:“我说真的啊!师姐、师姐未免也太宠着了大师姐和师妹一点儿!今天给大师姐挑缎子做新衣裳,明天给师妹买花钿说她戴着好看——”

   ‘——我的师姐师妹,宠着我乐意!’你鼓起腮帮子横了他一眼,继续大步流星地朝着波光潋滟的西湖走去,其神态气度大义凛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为着没钱想不开要举身赴清池。

   被你这一斥,他倒老实不开腔了,然而你却惊诧了,你这师弟几时是个知趣的主儿,打小就不听你的话。

   说了断崖危险不可去玩儿却偏偏还是使了那半吊子轻功上去,摘了那明黄的花儿下来送到你眼前来问你好不好看;说了街上人多不可乱跑却就是不肯呆在原地等你,一定要踉踉跄跄地拨开了人流跟在你身边还美其名曰害怕把师姐弄丢。

   这么想着你倒莫名其妙地生出几分愧疚来。

   侧眼看一看他,小少年低头抿唇沉默地跟在你身后,模样委屈极了,像是从未被好好照顾过似的,倒看得你一阵心疼,只想把他拉到跟前来好好哄哄——

   然而他却突然抬眸对上你的视线。

   你才在心里喊窘,倒被他一把拉到了他跟前去,温热的吐息喷洒在你的额头上,你一面红脸一面茫茫然地想着他什么时候长这么高了。

   你正感叹着岁月是把杀叽刀转眼拉着你衣角脆生生地喊你师姐的师弟就比你高了,他却往你发上悠悠然簪了个什么东西,你疑惑地抬手去触——这一触,你觉得自己给雷劈了。

   ……七八块玄晶啊!臭小子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我可没师姐这么豪迈,宠着大师姐还要宠师妹,”他定定地看着你的眼睛,‘不过实不相瞒,我这个月是一个子儿都没剩了。’

    ‘……你个败家子儿,’你看着他为你花光了钱还居然笑得这样没心没肺,不由得鼻子一酸红了眼,“你这又何苦来着……”

   他附身下来亲了亲你的睫毛,轻声道:“因为我想宠着师姐呀——

   不过呢,师姐在宠着大师姐和师妹的时候,能不能……也稍微宠一下我啊? ”

评论(13)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