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谷的未来

自翎的万花未来。
根歪苗黑咸鱼生长的一盆小盆栽。
很杂食,除了策藏我啥都能吃。
苍策苍心头肉。
会讲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尤其沙雕段子,是个辣鸡文手。
希望能跟你一起玩。

【乙女||内销】世家组正太x你(唐门篇)

  -唐门-


   其实你自己也不记得这是你第多少次走丢在他围院的这片竹林里了。

   你的这位小师兄机关布阵学得甚好,你提心吊胆地拎着千机匣翼翼挪动着脚步,心道可千万别不仅走失了路还赔进了命,毕竟就你的那点儿三脚猫功夫,其分量你心里还是有谱儿的。

   唐门的星空很美。孔雀蓝的花枝映衬着孔雀蓝的夜。每一颗星辰都棱角分明,光辉清凉低垂。万籁俱寂,你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浅浅与怯怯心跳,枯朽干燥的竹叶在你的脚下清脆碎裂——

   然后你的肩膀上忽然搭上了一只手。

   你心脏一紧喉咙一凉眼看就要尖叫出声,整个人却被轻轻一转,他的食指抵在你的嘴唇上,手甲的冰凉激得你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你又来做什么,”他长眉一挑,语气似乎并不客气,“趁师兄出恭把鞭炮往茅房里扔被揍了还是又把师姐的胭脂当颜料画画被锤了?”

   你惊魂未定,只楞头磕脑地顺着他的话答了:“我……我没有啊……”

   “那是抢了师弟的糖葫芦转手送给师妹被告状告到师父那儿去了?”他环臂似笑非笑,对你从小到大的劣行都一清二楚。

   闻言你终于想起你是来干嘛的了,嘴一撇眼一红委委屈极了:“——什么叫我又来干什么?!说得好像你什么都不知道似的……我、我有让机关小猪带字条的!”

   “字条?”他露出惊诧的表情。

   见此光景你不由得默默咽了口唾沫。

   虽然你知道你很菜鸡,但是你没想到你居然会菜鸡到连机关小猪都组装不好,这样看来,也不知道它可怜见地散架在了哪个犄角旮旯里。

   “——原来那是字条啊,我还当是鬼画桃符。”他冲你眨眨眼,语调相当的清白无辜。

   你目瞪口呆地望着他,拿手指了他半天,愣是半个字都没说出口来。

   欺人太甚啊,欺人太甚。

   你悲愤地一掀袖角转身就要走,可惹恼你的罪魁祸首却冷不防将你一拽——等你回过神来,你是早也被他打横抱起,只能是忿忿不平地双手环上他的脖子任他带着走。

   “这就翻脸要走了?”他低低地笑出声,“哪个写字条来信誓旦旦地跟我讲今日我生辰请我吃糖葫芦来着?”

   你气得牙痒痒,鼓着腮帮子将脸颊贴在他微凉的墨发上咬牙切齿道:“你不是说鬼画桃符吗?!”

   “唔,”他侧过头,比星子还璀璨的眼睛里满满地堆着笑,“只是比较想欺负一下你而已。”

   “……”

评论(4)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