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谷的未来

“我行走——
一脚踩在灰烬里,
一脚踩在时光的边缘。”

神境游

抱歉占tag.是一个超级大的可能会坑的神仙坑。也可以当小段子看。

简单列些cp和想法,以供列表不食者到时避雷。

6HE带俩BE加一个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结局,到底是哪两个幸运的倒霉蛋这么幸运呢。

###

   ①芳蔡(耳阔狐妖X天弦仙子)

   “仙君说我有仙根,有朝一日也能飞升成仙的!”小耳阔狐瞧着她,一双眼睛亮得仿佛揉进了满天的星光。

   她被看得耳根发红,微微侧首低下头去:“那、那你好好修行啊……什么时候也换你到天弦宫来找我顽。”

   ——不只找你顽呀,小仙子。

   小狐妖笑得狡黠,抬手往她鬓边别了一朵皎白的山茶。

   ②懿乔(司冥天君X长明仙子)

   他别眼避过她手提的长明灯发散的软柔光芒,淡声道:“无需言谢,人间设障时,总是我对不住你与赤樱。”

     “天君好记性,”她悠然应道,“您若不提,我比刻倒当真记不起人间十数年间历过什么。”

   他万万未曾想到她会如此开口,饶是常年与那伶牙的武陵仙君与俐齿的司命仙君谈吐中争着高下,此刻也竟语塞,半个字也吐露不出。

   她却粲然一笑,恍若盛夏缓风卷纱,吹开一池红莲。

   “——司冥,你脸都红了呀。”

   ③亮妲(武陵仙君X金狐狐妖)

   “——那么,给我三个把你留下的理由。”他侧眼一睨树下娇俏立着的狐妖,一挥羽扇半遮了仙颜,实在不愿她将自个儿害了羞的神色瞧了去,没得辱没他一世英名。

   狐妖只略略一想,便脆声笑将起来:“其一,我发色为劲,仙君发色为银,是以日月交相辉映;其二,我瞳色为红,仙君亦然,是以比翼同心同德,”她眼波略一流转,得意扬扬地娇声拉长了尾音,“至于这其三——”

   “其三?”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她。

   她道:“其三,仙君与我天生夫妻福相,若不得长相厮守,岂非太过可惜?”

   ④约离(天狼右星君X玉兔)

   近日寒蟾仙子甚是惆怅。

   天机元帅颇为挂心,终于忍不住登门问她:“你近日怎的?天蓬不窥广寒来扰你寒蟾了?”

   “倒还是嫦娥姊姊头疼着,”她摇头,十分忧心地一望窗外,“只是我这宫里的玉兔,恐怕是要给天狼叼走了。”

   桂花树下,玉兔专心致志地捣着药草。

   桂花树上,天狼专心致志地在看着她。

   ⑤明环(司命仙君X玉弦仙子)

   “司姻缘者,自身需净观风月,一牵一剪,大有讲究,”武陵仙君语重心长地向徒弟教导道,“听师父一句话,少沾情爱之——你手里头是什么?”

   赤樱仙子老实巴交地伸出右手:“天狼左星君给的请帖,他哥要成亲了喊我帮忙去撑个排面。”

   武陵眼角狠狠一抽:“左手上呢?”

   “哦,玉弦仙子给的请帖,司命仙君喊你去下棋。”

   诸·天杀的司命为什么你他娘没有翻船·葛·我武陵仙君实名建议把你绳儿剪它个五六七八截儿·亮:“……为师知道了。你自个儿练剪绳儿去吧。”

   ⑥狄武(度文仙君X人间女帝)

   她仰头看他,不过是及笄不久的少女,却已金钗在头,皇袍加身,一双眼睛仍甚为明亮,直直望着他的双目,却小心翼翼地开口问他:“怀英,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

   他无言,只敛衣向她跪行大礼,额头触及冰凉的地砖,一颗心却是温热。

   直及起身,他拱手仰望她尚且还带着稚气的艳秀面容,温然道:“自然会的,陛下。”

   ——我会一直在您身边辅佐着您,为您铲除一切异己,为您摆平千忧万难。

   直至在这世间,再也无人可以撼动您至上的皇权。

   ⑦云蝉(天机元帅X寒蟾仙子)

   将及酿酒的时候,寒蟾仙子是颇欢迎天机元帅的。

   “子龙哥哥,正巧你来,帮我折些桂花罢,”她巧笑嫣兮,直说得他不能拒绝,“待得桂酒酿成,我必以三坛为谢。”

   但等到取酒饮用的时候,寒蟾仙子就不那么欢迎天机元帅了。

   “子龙哥哥,你停一停罢,”她泫然欲泣,悔不当初,“你这都喝了三十坛了,喝……喝多伤身啊……”

   “——怕什么,”天机元帅却仍神清目明,不以为然,抬手一正她花钿,又极淡然地拍拍她的脸,“你子龙哥千杯不倒。”

   ⑧信昭(白龙神君X火凰神女)

   “——没得商量,”她且惊且恐地看着白龙连连摆手,“你我之间血海深仇不可平。”

   白龙讪讪笑了笑,依旧试图抢救一下就快不可扭转的局面:“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你还记仇呢。”

   “这不是一般的仇,这是血海深仇,”她拧眉大义凛然地一振广袖,“——是你,令我一破壳看到的不是仙雾缭绕而是你;也是你,让我初听的不是婉转仙音而是你聋耳龙吟!”

   白龙扶额长叹,眼盯她缓声道:“——你先听我说完,听完再考虑要不要同我商量。”

   火凰面有缓色,晗首勉强同意道:“你说。”

   “你父君和我父君给咱俩定的婚期快到了,你是想先吃了饺子再喝酒还是先喝了酒再吃饺子啊?”

   ⑨策小乔(天狼左星君X赤樱仙子)

   “——我、我告诉你啊,你你你不能欺负我的!”她战战兢兢地瞧着那寒光凛冽的飞镰,真心实意地觉得师父可能要后继无人了。

   天狼左星君凉悠悠地垂眸一看她:“这又是什么说法?”

   “师父——师父说了,我可以剪绳儿的!”她咽了口唾沫,努力地摆出毫无畏惧的样子,“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把霓姻缘绳儿剪了,剪个五六七八截儿!”

   话罢,为了增强自己所说的可信度,她屈指微微向虚空中一弹,瞬间便从他小指上引出一截儿红绳来……

   不偏不倚。赶巧系在她的小指上。

   “……——赤樱啊,”他沉默片刻,和善向她笑道,“你敢把它剪成几截儿,我就把你撕成几半儿,记着了,啊?”

评论(2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