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谷的未来

自翎的万花未来。
根歪苗黑咸鱼生长的一盆小盆栽。
很杂食,除了策藏我啥都能吃。
苍策苍心头肉。
会讲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尤其沙雕段子,是个辣鸡文手。
希望能跟你一起玩。

长乐无极-(三)

   无聊的最高境界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李长行觉得自己现在就已经无聊到了这个地步。

   他趴在金水镇茶馆的木桌上无所事事地数着桌面为时光所摩挲出的条条沟壑,每次数到八十一的时候就会出岔子,于是又回到原点重新开始。

   他悲伤地想着,自己恐怕是这世间第一个因无聊而死的天策军。

   ——因为燕蓟阳根本都不鸟他的。

   他绝望地看着这个友军,绝望地看着这个友军一脸苦大仇深地提笔在信笺上涂涂写写,时不时深沉地叹一口气或者仰头四十五度只有忧伤没有明媚地看一眼湛蓝湛蓝的天空,最后终于写完,于是丢下笔,双手交叠扶额着低头检查着信上的内容——

   至少在李长行看来,燕蓟阳小朋友对待这封信的态度是非常认真以及郑重的,怕不是封情书。

   等等情书?!

   貌似……还真有可能是嗳。

   李长行觉得自己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在府里一般都跟师兄师弟们一起厮混,所以跟师姐师妹们学的东西很少,不过,虽然很少,但并不代表就没有,他在师姐师妹们身上所学到的东西就是——八卦,不管怎么着吧,你先八卦了再思考也不很迟。

   李长行看着敛眉垂睫沉思着的燕蓟阳开始暗搓搓地打小算盘了。

   当然这小算盘他打得并不专心。

   因为他看着看着忽然发现,燕蓟阳的睫毛生得真好看,色泽浓郁得如同鸦翼,上翘的弧度犹如玉玦般柔和,并且根根分明,于是他忍不住开始数人家的睫毛究竟有多少根。

   于是数着数着被盯的那一位慢条斯理地抬头看向他了,夜幕般漆黑的眼睛映出了他自己的脸。

   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人不光睫毛好看眼睛的颜色也好看。

   然后才反应过来这气氛有多尴尬。

   于是他连忙向后面缩了缩,强颜欢笑地打着哈哈:“嗳呀友军你写完了啊……”一面说着,他一面回忆自己的初衷,好在没有大脑短路,他很快就想起了自己想干啥,于是斟酌片刻,他笑得贼兮兮地问道,“——能问问这封信……是寄往哪儿的吗?”

   燕蓟阳看着他那不怀好意的笑容挑了挑眉:“青岩万花。”

   李长行瞬间精神了。他觉得自己已经能脑补出一万八千字的话本子了。于是他无意识地支起身将脸向燕蓟阳凑近了些:“给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呀?”

   小少年温热的鼻息扑到他的脸上,带着如同树叶般的清新与丝绸的柔软,让人很想用手捧过小心安放。

    燕蓟阳有些不自在地微微别过头去,同时也将李长行心里的小九九猜了个七八分了。于是他微微勾起唇角,佯装笑得温柔:“女孩子。”

   了不起的苍云军,这才多大点儿喔就谈上恋爱了。

   李长行对于日下的世风而扼腕,然而心中的激动却一阵紧过一阵,他颤着声儿道:“她是——是——你的——”

   燕蓟阳温柔地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地告诉他:“妹妹。”接着抬手揉了揉狗崽子的头,“你在想些什么。”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