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谷的未来

自翎的万花未来。
根歪苗黑咸鱼生长的一盆小盆栽。
很杂食,除了策藏我啥都能吃。
苍策苍心头肉。
会讲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尤其沙雕段子,是个辣鸡文手。
希望能跟你一起玩。

浮生晚-番外之一-818我辣个一言不合就爆我山河的师妹

爆山河的梗我可以玩儿一年!x

大概是还是矮子时的师伯x师父?x

————————————

      洛星涧在酝酿。

      酝酿感天动地感人肺腑感慨万千的干嚎。

      对面潇潇风雪中立着他气定神闲的师妹洛星昼,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她是刚刚那个简单粗暴地一个人剑合一就炸掉他的镇山河的胎萝。

      论剑峰上真几把凉快。

      他心疼地抱紧自己——的剑,终于酝酿好了仰天干嚎:

      “你日妈洛星昼!谁他妈准你爆老子的镇山河的!谁!!谁他妈准你爆老子的镇山河的!”


      洛星涧是个咩太。穿朔雪校服的那种。一看就知道是未来的小渣男。

      洛星昼是个咩萝。也是穿朔雪校服的那种。一看就知道是未来的小备胎。


      气氛一时尴尬。

      洛星涧嚎得荡气回肠,洛星昼却连个屁都不放,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他,目光中充满了爹般的慈祥。

      ……这真是一个见者落泪闻着痛心的故事。

      嚎了半天,洛星涧嚎完了,他吸了吸鼻子,跟看孙女儿似的看向面前这穿一袭黑白朔雪道袍的小咩萝,问她:“你今天中午想吃啥?”

      “红烧羊肉。”

      于是他点点头,老气横秋地一手长剑一手拂尘,带上洛星昼,走了。


      曾经,洛星涧是全纯阳宫最幸福的小咩太。

      因为他是师门里的老幺,没有师弟师妹,只有一众师兄师姐,因为性子很讨喜——当然嚎叫起来那就不讨喜了——模样也生得周正可爱,所以备受师兄师姐们的爱护,日子过得是相当滋润。

      直到他那天闲得喂自己袋盐跑下华山去遇到一个五毒的小姑娘,她才瞪他一眼,就直挺挺地晕过去了。

      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怕是要出人命,于是洛星涧想都没想,就把她给扛回去了,引来了不知多少师兄师姐目瞪口呆的注视。

      “我的祖宗诶——师弟你才多大喔?!”

      “十四岁啊,怎么啦?”他很是不解。

      “不不不没什么……只是觉得师弟你这……你这紫霞功修得甚好!甚好!!”

      结果这个小姑娘贼凶,眼睛一睁就管他要人,甚至揪住他的衣领,仿佛下一刻就要一拳头往他脸上砸,还好隔壁师门的洛灵小师姐来得及时,要不然他觉得他真的会被揍。

      凶是凶残了点儿不过挺可爱的。

      这么楞头磕脑地想着,回过神来后他连自个儿都觉得惊恐。

      然后这个小姑娘就走了,突然地走,就像她突然地来一样。洛星涧觉得很可惜。本来还想用糖葫芦拐一拐,拐进师门作他的小师妹呢。

      最后这个小姑娘又回来了。这消息是他听其他道童窃窃私语时得来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当即换上自己看上去最人五人六的那套朔雪校服,一溜烟去找她,却见她于山门前跟洛灵道别,幸而说了一句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然后他就开口直呼“且慢”,开始搞事。

      还他妈给搞成功了。

      五毒的小姑娘神情有点呆滞地点了点头。

      只是现在,每当领略到山河被爆的痛苦,他就会非常、非常的悔不当初。


      小姑娘留在了纯阳。

      他问她叫什么名字,她沉默半晌,说,不知道。

      姑奶奶你咋啥都不知道喔。

      于是他想了想,就自作主张地给她起了名儿:“那你以后就叫‘洛星昼’好不好?”小姑娘困惑地看着他,他只好跟她解释说:“洛是我的姓,星是我们这届弟子的字辈,昼嘛……单独解释起来好像也说不清嗳,不过,星昼,也就是星临万户,拟尽昼华嘛。”

      一番解释连他自个儿都觉得狗屁不通。

      本以为她会拒绝,却没曾想,她微微抬了抬嘴角,说:“好。”


      定好名字,入了师门,就要考虑洛星昼所要选修的心法了。

      洛星涧摆着师兄的架子,张口便是:“我纯阳心法分为两种,一为紫霞功,二为太虚剑意,这紫霞功——”

      “不用啰嗦。”洛星昼干净利落地打断他的话,“哪一门是能怼人的。”

      “……都是。”

      “哦,那哪一门怼人怼得更直接。”

     “呃……太虚剑意。”

     于是洛星昼便选了太虚剑意。理由是她想更直接地怼人。从此也开始了洛星涧的悲催生活,他心疼极了他的镇山河。

     

      刚来的时候,洛星昼话很少,饭也吃得很少,整个人纤细单薄得仿佛可以随时随风而去。

      这让洛星涧很担忧,于是一日暗搓搓地亲自下厨。

      结果洛星昼吃得一发不可收拾了,边吃边问:“今日的饭谁作的啊?”

     “我我我!你师兄我!”他跟邀功似的,期待地望向她。

      结果这姑娘吃完了,打了饱嗝,却苦着脸道:“那你以后别下厨了吧……”

      他一脸失望地问:“为什么啊?”

      “因为实在太、太好吃了,我忍不住,吃多了会发胖……。”


      就是如此。

      洛星昼坚持爆他的山河,他坚持每天下厨做饭。日子过得平淡而安好。

      后来洛星昼长大了,收了一个徒弟,男孩儿,也是一个不知道自己啥名儿的,于是洛星涧认真想了想,道:“叫洛剑归吧。”

      洛星昼没有意见,男孩子也欣然接受。

      而洛星涧笑得贼阴险:“来,来,剑归,叫爹。”

      洛剑归不吱声。

      洛星昼淡淡道:“快,叫阿妈。”

      洛剑归乖巧道:“阿妈。”

      洛星涧心碎无痕。


      洛剑归之后,洛星昼又收了一个徒弟,这回是个有名儿的了,叫洛清玥。

      洛星涧眼看着洛剑归把他小师妹像宠啥似的宠着,仿佛见到了自己一片黑暗的过去。

      洛剑归修的是紫霞功,一般是他带。

      洛清玥却是纯种的备胎,哦不,太虚剑意。

      受师父的熏陶,洛清玥爆师兄的镇山河爆得毫不犹豫。

      受师伯的熏陶,洛剑归抱着他的剑痛苦地干嚎。

      “师妹你跟师父学什么不好!!为什么偏偏要学她爆人家镇山河啊啊啊!!!”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