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谷的未来

一盆盆栽,花间小悍妇。
是个想着什么写什么的垃圾文手,弧长千载空悠悠。
囤游戏向的号儿。
剑三吃苍策苍、花策花还有其他一堆,不过天雷策藏——请别让我玉石警告呀。偶尔也会糊一点乙女。
王者随缘,主约离和自己乱拉,微雷瑜乔,bl向由子博客【手残的秀萝】发布。
楚留香主少沧/沧云,没有雷点,欢迎安利投喂。
谢谢你看我码的字。
我拿春泥护花和你玩儿。

浮生晚(上)

      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前。

      那时候洛星昼还不叫洛星昼。

      那时候浮生的双手还未曾沾满鲜血。

      那时候仰阿莎和浮晨还活着。

      那时候洛星昼还尚唤作浮生。


      “这是关于一个五仙教的小姑娘的故事。可以是真实的,亦可是我杜撰来的。只是一个故事。三坛桂花酒的酬劳,我可是要用它来喂呱太喝的。你们仨记清楚了啊。”


      不知道是多久以前。

      西南的五仙教有个小姑娘,叫浮生。

      生于中原所谓的正月初五,五行缺水,卦象为乾。

      她并不知道这些神神道道的玩意儿是打哪儿来的,但既然师父是这样告诉她的,她也便暂且这样记着就好。

      浮生的师父叫做仰阿莎,是个极美的女子。

      实在无法用确切的语言来描述她的美艳,大概……就像春日里,沿着山麓一路摧枯拉朽地燃烧下去的野杜鹃罢。

      她是五仙教中首屈一指的美人,至少浮生如此认为。

      她还有个中原的名字,叫忘川,其义你们都知道,我不多赘述。似乎是她的一位乾道亲友替她起的。那亲友叫什么来着……罢了。不重要了。至于为什么要起这样一阴邪古怪的名儿——你猜啊。

      除却师父,浮生还有一个师妹,叫浮晨。

      浮晨不仅是她的师妹,还同她是双胞胎姊妹。两个人有着一模一样的皮囊,性子却全然相反。

      浮晨乖巧可爱,温驯伶俐,单修补天诀,是个像山坡上初生的小鹿般的女孩儿,一双杏眼格外的明亮,从不想残忍的事情,也不曾对谁动气。

      基于这一点,教内同辈的师兄师弟们不知有多少心悦她,送包包送糖葫芦送……钱,最后有些甚至把自个儿都送来了。

      当然,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浮生用蛊笛一个一个打出去。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下场?

      先前不是才说了吗,浮生与浮晨姐妹俩,性子完全相反。妹妹有多么惹人怜爱,姐姐就有多么令人惊恐。

      因此浮晨还好心地安慰过自家师姐说——

      “师姐,没关系,师姐这样英姿飒爽,必定有好多师姐师妹心仪呢!”

      浮生单修毒经,日常是在武场上把一干师兄师弟揍得哭爹喊娘,然后再被一众师伯师叔揍得哭爹喊娘。

      说来惭愧。她应该,除了打架和搞事情以外,就别无所长了。

      三天上房打鸟,五天下河摸鱼,每隔十天半个月委屈吧啦地被自家师父拎着耳朵写检讨,说的就是浮生——

      说起来,剑归啊,为师觉得,你就很有当年浮生的风范呢。开玩笑的。为师怎么舍得让你写检讨呢。直接打断腿多利落,是吧?

      浮生与浮晨是一双孤女,师父就是亲娘。

      自然,谁有浮晨这样的闺女谁三生有幸,谁摊上浮生这样的闺女谁上辈子缺德,所以我也不知道……仰阿莎究竟是三生有幸还是上辈子缺德。

      浮生自幼长养在师父身边,有一个同龄的师妹伴她戏耍,也让她时不时地生出些类似于……嗳,老父亲般的骄傲。

      看,我师妹多么善解人意。

      看,我师妹多么温柔善良。

      看,我师妹多么聪明可爱。

      就是死活看不到自己的一无是处。

      毕竟仰阿莎也曾经扯着浮生的耳朵恨铁不成钢地说过——

      “浮生,你他娘的要有浮晨一半乖巧,老娘做梦都能被你吓醒!”

      嫌弃归嫌弃,仰阿莎对浮生却算得上是顶好的。手把手地教她毒蛊,并预言她长大之后,必定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浮生长大以后毒蛊使得怎么样?……玥儿乖,为师……也不知道。你只当作故事听便好。

      同样跟浮生一样单修毒经的还有她的大师兄唐独眼。

      这名字不走心?——怎么起得不走心?多形象,人家只有一只眼睛,不是独眼是甚么。不是我说,师兄你多大人了,跟着你俩师侄儿瞎起哄有意思?

      ——这唐独眼却是仰阿莎年少时游历中原时所捡回的乞儿,只比她小三岁,因而总笑她明明比自个儿大不了多少,却老是大人作派,气得仰阿莎一路从树顶屋追着他打到圣兽潭。

      这大师兄亦是从浮生记事开始便有的,对师父那真是二十四孝好徒弟,然而冲着她和浮晨却老是板着一张脸,跟他打招呼,他也不理,于是浮生久而久之便不去自讨没趣了。

      还是浮晨乖巧,不管怎样都伶伶俐俐地跟他问好。

      虽然冷漠是冷漠了些,但浮生心里知道,唐独眼对她与浮生,并没有恶意,只是刻意地疏远她们。

      至于为什么……到后面,我自然会说的。

      打鸟摸鱼写检讨的日子在浮生七岁那年终结。

      因为她的一双灵蛇宝宝破壳出生了,她要正式地开始修习了。

      仰阿莎怕麻烦,就把她丢给了唐独眼,让师兄来带她。于是浮生只好哭兮兮地拖上她的灵蛇宝宝,唐独眼也只好拖着哭兮兮的浮生。

      这一双灵蛇,一只青碧,一只浅金。

      浮生认认真真想了想,给它们起了个名儿。

      绿的叫蛋白,黄的叫蛋黄。

      ——饿了?憋着。还没到饭点儿呢。不准吃糖葫芦不准吃桂花糕不准吃糖酥。到时候别又吃不下正饭。

      名字起好,浮生很骄傲。

      很骄傲地指着它们冲唐独眼说,师兄,你看啊,这只绿的叫蛋白,这只黄的蛋黄。

      唐独眼默了片刻,凉悠悠地问她——

      “浮生啊,你确定……蛋白是白的?”

      最后,蛋白便被改名蛋清,因为清又同青,蛋清又正好是清色的,所以很是适宜。

      浮生每天跟着师兄在圣兽潭修习,小时候的丰功伟绩全部被清零,因为在师兄手下,她走不出十招就得跪。

      于是浮生心里也有些明白为什么师兄会是那么多师姐心中最佳的情郎了,即使少了一只眼睛却依然不掩其清俊的容貌是一个方面,强悍到凶残的武力也是一个方面。

       可是这又顶什么呱太用呢。

       实在明显。

       唐独眼的心里,只有仰阿莎。这是连作为小孩子的浮生也看出来了的。

       终于有一日,在圣兽潭的斜阳中,终于在师兄手下走过十招的浮生,终于得到了比师父还严苛的师兄的褒扬。

       圣兽潭吗……很漂亮。在斜阳下更漂亮。水极清浅,一洼一洼洇着金色的光团。空气中有软泥与青荇的气息。

       唐独眼对她不咸不淡地说了一些话——

      “浮生,你做得很好啊。不过光是天资凛人也不行啊——若日后我与我心爱之人有了闺女,指定不要浮生你这样儿的,得像浮晨,那才让人欣慰安心。”

      “——好好修习罢。浮生。好好修习罢。以你的资质,日后一定能在十招之内放倒师兄。”

      直到后来,浮生才知道。原来她好好修习,日后真的能在十招之内放倒唐独眼。甚至于,杀了他。

      

评论(3)

热度(14)